洛绯

这里洛绯。

红裙

已经不记得时间

只记得似乎很遥远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

蝉鸣 不断回旋

搬到这个小镇之前

我也有快乐的童年

直到梦境被人亲手撕裂

才猛然发觉

原谅我袖手旁观

原谅我一身孑然

只是抱着那些回忆取暖

还存着期盼

他的双眼

倒映出天堂另一面

笑也显得疲倦

游离于茫茫人海之间


透过木板的裂缝

我听见尖锐的响声

鲜血在拉扯之中喷涌

一片刺目的红

搬到这个小镇以后

我逐渐淡忘了许多

也学会如何试着去接受

将大脑放空

原谅我泪流满面

原谅我声嘶力竭

我的伪装已经全部溶解

与现实连接

她的双眼

倒映出刻骨的罪孽

在空荡的大街

独自一人迈向深渊


可曾迷茫

生命的意义太沉重

已经看不见光

却还要聆听她歌颂

这条路太漫长

长到连未来都空洞

于是善恶也没有不同

灰白的天

冰冷生锈的锁链

晦涩狭窄的空间

紧紧闭合的门前

然后是谁的笑脸

红裙洋溢得热烈

手中佳肴新鲜

吞咽


原谅我不再不安

原谅我感到厌烦

不过是金钱与欲望纠缠

还自诩美满

无处躲闪

活着成了一种负担

斩断所有情感

沉入无穷无尽的黑暗

何为彼岸

何为幸福的彼岸

我所追逐的终端

不该是笑话一般

可已经不能勇敢

所有的力气都用完

最终只剩下一句轻叹







“烧了吧。”


赞美斯特维斯

通过流水潺潺
进入梦的那端
欢迎来到此处永生永存的彼岸
在晨曦中消散
在泪水中弥漫
在鲜血与赞歌中聆听她的呼唤
是亘古的纪念
沉默而又无言
跨越过这时间
定格于面前
那是斯特维斯
我的家园
美丽的花与美丽的叶与美丽的湖面
那是斯特维斯
我的爱恋
顷尽一切只为了留在她的身边

或入莫名争端
或入无穷苦难
纵使粉身碎骨也定要为了她而战
不因金钱名利
不因唇亡齿寒
只因遇见她的那天细雨纷繁
那是斯特维斯
我的家园
温柔的光与温柔的影与温柔的笑脸
那是斯特维斯
我的爱恋
心甘情愿许下生生世世的诺言

歌颂斯特维斯
我的一切
所有的悲与所有的欢与所有的缱绻
歌颂斯特维斯
我的安眠
愿幸福永远眷顾着你的世界